瀟湘家書|湖南記者繼續留守黃岡 寫信給媽媽報平安,2020-03-29 10:26:28

,記者團申晨(左)、潘楨(中)、冉自春(右),3月22日,湖南援黃岡醫療隊的大部隊已歸家回湘,但仍然留下了一支骨干小分隊在這里繼續待命,協助黃岡當地做好全面防控工作,防止疫情反彈。湖南電臺黃岡報道組也將繼續留在當地,跟進報道黃岡當地的復工復產和社會正常秩序的恢復,湖南電臺也成了湖南唯一一家繼續留守在當地報道的媒體。報道組成員之一冉自春在信中告訴媽媽:現實的觸感往往比遠距離的視覺更加震撼。當他進入隔離區,穿上所有的防護裝備之后,才能深刻地體會前線醫護人員的艱難不易,這群 “白醫天使” 不愧為當代最可愛的人!,媽媽,疫情結束 等我歸來,,冉自春與媽媽,媽媽:,展信佳,見字如晤。,來黃岡已有一段日子了,我一切都好。,還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去了湖南ICU,穿上防護裝備進去采訪了一名病人。不得不說,現實的觸感往往比遠距離的視覺更加震撼。進入隔離區,要穿一層隔離服一層防護服、要穿鞋套、要戴三層醫用手套、要戴一層N95口罩和一層醫用外科口罩,要戴護目鏡,要戴頭套,這是最基本的隔離區的防護裝備。,當我穿上所有這些裝備后,我覺得我的世界變了。因為戴著三層手套,我想拍一張照片,擺弄了十多分鐘,還是沒能解鎖手機。戴著護目鏡,我的視覺被封鎖了,很容易起霧,眼睛就像蒙上了一層紙,無論我多用力的睜大眼睛,看起人來就是只有輪廓。唯一加倍靈敏的是我身體的知覺。穿著隔離服、防護服真的很熱,我在隔離區只采訪了30多分鐘,但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隨時可以擰出水來,我的腦袋里時刻都在蹦跶著“我想出去”。但出去的路也并不輕松。脫防護裝備要求非常嚴格,手不能碰觸裝備的外側,每一件裝備都要從內側慢慢往外翻,慢是為了防止氣溶膠擴散,從內往外翻,是為了將暴露在傳染區里的外側卷進去,防止細菌擴散。我總是無法把袖子也卷進去,因此其他人脫下的衣服總是一個完整的方形或者球形,唯獨我的拖著兩條袖子。這在疫情嚴重的時候,是能要人命的,可能因為我的失誤,我的團隊就會全部被感染。直到那個時候,我才懂,以前同事采訪的94年的新護士,為什么要在休息時間反復練習穿脫防護服,因為真的很難,病毒不會給手笨的人開后門。,在過去的兩個月里,我看到了聽到了很多從隔離區里傳出來的視頻音頻,有的關于護士臉上的勒痕,有的關于泡的腫脹的手,但這些都不及這一次體驗來得震撼,它讓我切身體會到了醫務工作者在戰疫中的付出。,現在,黃岡已經全面清零。今天,黃岡市民歡送了湖南醫療隊,曾經空寂了兩個月的城市突然人潮涌動了起來,車子在駛向黃梅戲大劇院的路上,不斷有騎著單車的黃岡市民自發停下來向醫療隊揮手,走到黃梅戲大劇院前的那條路時,兩邊是一眼望不到頭的人,他們扯著“我未見過您,但我記得您”、“瀟湘大愛”等等各式各樣的橫幅,大聲喊著謝謝湖南醫療隊。我在的第三批援黃醫療隊的大巴車上,不少人手揮著揮著,就背過身去偷偷抹眼淚。送行的市民從路上一直延續到高速口,場面很是壯觀。他們用樸素的方式表達了對這群為黃岡拼過命的英雄的敬意,在這場全民抗疫的偉大戰役里,醫務工作者無愧“最可愛的人”。,好了,媽媽,言盡于此,為了協助黃岡當地做好社會面防控工作,防止疫情反彈,我可能還要與湖南援黃岡醫療隊的一支骨干小分隊一起在在黃岡呆一段時間,愿您身體健康!,兒子:冉自春,3月22日,冉自春在黃岡采訪,,,原標題:瀟湘家書|媽媽,疫情結束,等我歸來!,聯合制作,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省文明辦,湖南人民廣播電臺新聞綜合廣播,